消防泵  喷淋泵  消火栓泵 管道泵  自吸泵  隔膜泵   排污泵  潜水泵  深井泵  磁力泵  多级泵      


版权所有:上海朝隆泵业有限公司   备案号: 沪ICP备11005664号-2

  • 主页
  • 公式规律四肖全年料
  • 公司动态
  • 思政工作
  • 主页 > 思政工作 >

    蔡文静和张一山见面不久就口水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16 13:55

      在网络上引起大量话题的《柒个我》近期迎来结局,两位主人公波折的爱情故事终于有了一个完满的收尾。在《匆匆那年》《致青春》之后,正是这部剧让更多观众认识了蔡文静。从音乐学校半路出家考表演系,是班里最早出去拍戏的学生,随后又经历了一段不短的蛰伏期。这样的经历让蔡文静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“别人的家特别温馨,我自己的房子都长毛了,很久才回去住几天,突然觉得自己好漂泊,特别想要稳定下来。”

      蔡文静虽然名叫“文静”,但从小就表现欲超强,“我妈说上街从来都hold不住我,走着走着就开始唱歌。”后来家里就商量让她读了音乐学校。高三那年英语课情景剧表演,成了她转而考表演的一个契机,“和我一组的那个男孩在学表演,他跟我排了几段觉得我演得还挺好的,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学,没想到去了之后,那个老师就把我录取了。”

      高考时蔡文静报考了表演专业,这对当时的她来说其实是很冒险的,因为半路出家,考不上就没书可念。好在艺考特别顺利,当时有好多家学校都录取了蔡文静,“我家是宜昌的,宜昌很小,录取通知书到了,很多当地的媒体就都来采访我,做了好多报道。我当时就觉得跟做梦一样,感觉自己运气太好了。”说起来轻松,其实艺考的那段时间蔡文静下足了工夫,前后考了三四个月,经历了三四十所大学,只要有表演专业的她都去报名考试,“从武汉很冷的时候一直考到北京开春。”

      刚进北京电影学院时,蔡文静有点自卑,“我在我们同学里算是小城市来的,会有点自卑。其实同学对我的接受度挺高的,内心的小自卑只有自己知道。而且刚上大学的时候,同学们都还是有点绷着,后来就都放开了。其实每一年都会有一些变化,所以很快我的这种感觉也就过去了。”

      蔡文静的好运气在电影学院也一直延续着,她算是他们班在校期间最早出去拍戏的人,“先是出演了第1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主题曲《绽放》的MV,就是邓超唱的那个,然后运气很好地接了好几个女一的戏,合作的都是沙溢、奚美娟老师,感觉还挺顺利的,在班上也算是比较好的。我拍完戏回学校,老师都会让我给同学讲在外边拍戏应该怎么样。后来,我们班更有出息的就是窦骁去演了《山楂树之恋》。”

      蔡文静虽然是班上最早出来拍戏的,但是那几部作品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知名度,“拍完那几部戏之后,大三那年,大概将近半年到一年的时间,去任何剧组面试都试不上,心理压力特别大。当时班上其他同学好多也开始出去拍戏了,而且很多人都是签很好的戏。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这个行业。”

      因为出去拍戏比较早,蔡文静很早开始就不跟家里要生活费了。没有戏拍的那段时间,蔡文静也失去了生活来源,“那个时候出去拍戏挣不了多少钱,我的积蓄除了要供养自己,还要拿出一部分给家里人买礼物,让他们觉得我过得很好。”这段时间,蔡文静拍了网剧《嘻哈四重奏》第五季,反响不错,“拍完这部戏之后,就有很多戏来找我。”接下来,蔡文静接到了一系列邀约,其中也包括了网剧《匆匆那年》,正是这部戏,让更多观众认识了蔡文静。

      眼下,她与张一山共同主演的都市情感剧《柒个我》迎来结局,剧中蔡文静饰演女一号,与在剧中饰演多重人格的张一山上演了一段奇妙的爱情故事。

      在和张一山合作之前,蔡文静印象中的他还停留在《家有儿女》里的小童星,以及《余罪》里面玩世不恭的形象,“接触之后感觉他跟印象中最大的不同就是觉得他原来很成熟,不是那种小孩子的感觉,他思维非常缜密,做事情很认真,对表演特别有要求。他这方面的表现,我觉得是非常有魅力的。”

      《柒个我》改编自韩剧《Kill Me Heal Me》,剧情和台词几乎没有什么改动,“韩版的我瞄了几眼,没有看完,大概了解了一下女主的形象和表演风格。因为我们的故事确实跟韩版的是一样的,我基本上都是按照剧本表演,根据女主的性格完成表演,所以很多剧情看似我们跟韩版是一样的,但其实并不是去模仿。”

      让蔡文静印象最深的是她和张一山在商场里面追逐,然后在广场上打架的那场戏,“因为拍那场戏的时候,我跟一山才见过几次,还不熟,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有点不好意思,要跟他在地上各种拉扯、相互吐口水,还有很多人围观,但是我们都属于开拍前看起来特别不好意思,一开拍拉扯起来都特别卖力的那种,后来看回放,大家还特别开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