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防泵  喷淋泵  消火栓泵 管道泵  自吸泵  隔膜泵   排污泵  潜水泵  深井泵  磁力泵  多级泵      


版权所有:上海朝隆泵业有限公司   备案号: 沪ICP备11005664号-2

  • 主页
  • 公式规律四肖全年料
  • 公司动态
  • 思政工作
  • 主页 > 思政工作 >

    柳云龙:《风筝》耗时8年 把我变成中年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19 22:47

      柳云龙透露后期剪辑时每天工作12个小时,“饿了就定外卖,吃得也比较油腻,久坐不动我的颈椎还经常犯病,成了中年油腻老男人。”

      新浪娱乐讯 《风筝》播出期间,柳云龙作为导演和主演,却每天都在机房度日,边播边改的巨大压力让他完全顾不得享受作品播出的喜悦,直到收官后,他才抽出一天时间来与各家媒体对话。回忆起刚刚结束的剪片岁月,他感慨“感觉用了半生”,被时光磨成了“中年油腻老男人”:“每天大概9点到机房,工作到夜里10点或12点。一天坐下来,经常头都是懵得发胀,饿了就定外卖,吃得也比较油腻,久坐不动我的颈椎还经常犯病,需要正骨。”“有一天我累了,倒在机房的破长条凳子上睡着了,后来工作人员拍下来说觉得我的脸都瘦了。看着照片时,突然觉得显得年轻了,日子过得太快了,想到几年前的拍摄就像是在昨天。”

      如今,《风筝》已经收官,紧凑烧脑的情节、演员精湛的表现证明,它虽然迟到却不老套,对此,柳云龙坦言影视剧创作需要抓住核心,“这部剧讲的就是关于信仰,先把价值观准确定好,然后再去铺垫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甚至跨时代的事物发展,由此衬托出坚定的信仰,塑造出伟大的党人形象。”剧情上,郑耀先被党、军统、中统同时追杀,这样的设置前所未有,柳云龙表示,这也是反套路的一大亮点,“以前是救,现在是逃。以前的谍战剧是党潜伏到敌营,再丰富些就是还有另外的身份,而《风筝》中的郑耀先,只作为党,却要被几方追杀,规定情境一下就把大家的胃口吊起来了,如今看来,还不算过时。”

      3年剧本创作、200多天拍摄、5年后期制作,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部磨人作品的柳云龙接下来会作何打算?对此,他坦言还没缓过劲来,是休息还是开始投入到下一部作品还未可知,但观众的认可已经再一次成为支持他走下去的动力,“就想过演戏的瘾,没想过退休。”

      新浪娱乐:从剧本创作到现在,《风筝》让大家等了很久,期间也有观众用“消失”来形容您,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?

      柳云龙:认可啊,但是我没办法,我在机房剪《风筝》。我不是同一时间能做很多件事的人,都在弄《风筝》,都快成疯子了,每天去机房,完了回家睡觉。

      新浪娱乐:从创作到如今播出,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事情吗?耗时这么久,为什么还要坚持做这件事呢?

      柳云龙:可能我喜欢做这种事,有意思,如果轻车熟路、手到擒来反而嚼起来没滋味。其实我也没有心理准备,但我不坚持怎么办呢?我有很大的责任,承担着投资方的责任,所有演员付出的青春岁月,太多了……而且心又比较重,做不完、做不好心里过不去。

      柳云龙:每天大概9点到机房,工作到夜里10点或12点。一天坐下来,经常头都是懵得发胀,饿了就定外卖,吃得也比较油腻,久坐不动我的颈椎还经常犯病,需要正骨,成了中年油腻老男人。

      柳云龙:当然会有,沮丧、徘徊、着急、焦虑。后期的日子其实是循规蹈矩,没有什么特别精彩的,但这个过程一生难以忘记,前前后后加起来,是我耗时最长的一部剧,感觉用了半生。有一天我累了,倒在机房的破长条凳子上睡着了,后来工作人员拍下来说觉得我的脸都瘦了。看着照片时,突然觉得显得年轻了,日子过得太快了,想到几年前的拍摄就像是在昨天,还发了微博,写的是:没有岁月可回头。也算是对时光的感怀和感恩。

      柳云龙:基本是音频、视频两个技术层面的,创作上就是缕思路,重新构架剧情,剪辑师从粗剪到精简再到调整一直都是一个人,他叫陈亚中,跟了我5年了。而且,剪片子不像声音这种可以团队协作的工作,比如做声音可以分工,有人找素材,有人做拟音,录音师统一安排,剪片子没办法,但好在我的剪辑师很有耐心,也很坚韧。尤其最后几天都紧张得不行了,好多地方还是要调整,剪辑快,但技术上是需要时间的,因为生成、导进、导出是需要时间的。

      柳云龙:300%没有,必须弄好,再弄不好就真是对不起我自己,也对不起观众。这是我一生中最拼的作品,做《暗算》时都没这样过。

      柳云龙:没有,而且好多演员还隔三差五来看我,比如高君宝的扮演者裴兴雷、赵简之的扮演者刘名洋都会来机房看我。

      柳云龙:人员流动大太多了,拍摄过程中,主创的跳跃性都非常大,包括后期机房,我在这待了好几年,最初给我工作的孩子都换了几个公司了。虽然有困扰,比如交接、承前启后的问题,但也还好,与科技公司相比,也不算什么流动了。

      柳云龙:其实关于做生意,刚毕业时觉得新人机会不多,我考虑更多的是生存问题,要先解决生存,才能考虑理想,所以可能先去从事其他职业挣钱,这样才能从容的喜欢演员这个职业,否则就会很被动,所以那时候,与其等待,不如自己主动解决生存问题,后来就感受到了当演员的快乐,没有再经商,现在想起来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。但回过头来看,现在做老板像孙子,员工说跳槽就跳槽啦,说变脸就变脸啦,所以老板还要把员工哄好,谁说当老板爽?都是装出来的,办公桌后面这把椅子不是那么好坐的!

      柳云龙:我不是刻意不交朋友,而是工作结束后就回归生活了,不喜欢喝酒吃饭去应酬,所以朋友的界定,在我看来比较高,是可以交心交肺、真诚以待的,但如果大家界定认识就是朋友,那一大把一大把的。

      柳云龙:《风筝》播出肯定会更新、互动,但之前没有时间呀,一直在。在我看来,关系不应该是维护的,尤其是演员和影迷,一定是用内容说话,弄不出好片子,他们凭什么喜欢你?其实粉丝就一个要求,不断输出好的作品去感动、震撼他们。

      柳云龙:隐蔽战线有公开和不公开之说,所以就有了郑耀先的身份被总部认可却不能公开,加之有任务在身,于是要一直潜伏下去,这就是隐蔽战线和其他战线不一样的地方。另外,建国后的间谍大家很少见到,但社会情况复杂,需要他们继续隐藏身份,包括现在也一样,为的是表达执政党对信仰的坚持、对工作的认真,即便时间跨度如此大,也能坚持住,以此告诉观众,得天下不易,党不易。

      柳云龙:以前是救,现在是逃。以前的谍战剧是党潜伏到敌营,再丰富些就是还有另外的身份,而《风筝》中的郑耀先,只作为党,却要被几方追杀,规定情境一下就把大家的胃口吊起来了,如今看来,还不算过时。要达到的目的是,表面上看,郑耀先在敌营中伪装得很成功,甚至与军统的人称兄道弟,也描写了一些兄弟情,但如果这些人知道他是党,这份情谊还会存续吗?只能说郑耀先完成任务很完美,也是在表现党人在打入敌人内部时的完美表现。

      柳云龙:创作之初对于我来讲,最大的难点,是如何把党人用典型的手段准确塑造出来,让观众觉得陌生又亲切,比如陆汉卿四川话和普通话交互使用的形式以前从来没有过,曾墨怡那么年轻,而面对死亡却如此平静,儿、江心以及香港那些只有代号的成员等等,一定要让人看起来陌生,人设和情节则是反对套路。包括故事角度,双向渗透在谍战剧中不是第一次出现,但这种跨过解放之后一直到1979年的历史还没有谍战剧展现过,这也可能是观众喜欢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柳云龙:我的看法不重要,如果大家都对一部剧评价好好好,那我觉得也不是一部多么高级的作品,你说像猫,我说像虎,这才是见仁见智。

      柳云龙:没有,创作时必须冷静再冷静,这样才能理性思考。如果没有理性,那么感性也不会那么坚实,因为这样容易迷惑、感动自己,但其实观众觉得没什么。

      柳云龙:当然,年轻观众有自己的审美特点,所以拍完后也有所担心,加之拖的时间又长,10年一代人,这个剧前前后后用了8年,基本已经是一代人了,所以越来越担心,但意外之喜是,大家都很喜欢。最后两集升国旗的时候,很多观众都哭了,这说明,真诚、有信仰、肯牺牲的人物和故事足以打动人心。

      柳云龙: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喜好,我喜欢规定情境尖锐的题材,不喜欢家长里短、你来我往的情感剧,这个可能是我审美的一个特点。另外,其实我在这个题材范围内也一直在不断挑战和创新,亲情、友情、信仰、杀戮,这个题材比一般的生活剧丰富多了,比如郑耀先和林桃解放后的生活也挺好啊,而且,那也是一定程度上的生活剧啊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其实我就是在这个题材内尝试不同的框架,所谓平静中见刀光剑影。

      柳云龙:还没来得及考虑,我连门都还没来得及出,前两天去上海谈工作,晚上到酒店就谈,谈完一大早坐飞机又回来,所以目前对这些趋势体会还没有太多,但有一个变化就是,喊我六哥的人多了,喊我安在天(《暗算》中的角色)的少了,现在得重新适应被喊六哥。

      柳云龙:会有考虑,毕竟要适应现在的市场。同时,随着年龄的增长都会往后退,最初你是关注点,后辈逐渐成长,直到你去拿凳子晒太阳。而我最多到幕后做导演,目前来说,就想过演戏的瘾,没想过退休。

      柳云龙:也有可能,比如休息一段时间再回来,还是别给自己弄得太紧张,量力而为嘛。(热水少年/文)